可以挣钱的棋牌游戏 10元取现真钱棋牌游戏

东丽棋牌游戏_棋牌游戏开发软件_真丝棋牌室_玩棋牌游戏兑换奖品

 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,网上棋牌游戏也变得异常火爆。闲暇时节,小玩几局,无约人之麻烦,无选地儿之困扰,可谓轻松、简单。可是,时下一些网络棋牌游戏却跟赌博扯上了关系,动辄几百几千人民币。输得倾家荡产者有之,输得妻离子散者有之,让人不禁感叹,原本一网上娱乐游戏,怎么让人乐不起来了呢。

  小李是辽源市某公司职员,一次经人介绍,接触到了一款网络棋牌游戏。开始的时候,小李只是抱着消磨时间的想法,可是,玩得久了,小李就沉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  “太刺激了,有时候一把输赢都在几百元啊。”小李说,他玩一款名叫“港式五张”的游戏。刚开始充了30元钱,没一会就输没了。于是,他又用网银充值,换里面的虚拟货币,输赢很大,有一次跟对方拼到最后,谁也不让步,一下就输了大把的虚拟货币,折合人民币600多元。玩的时间久了,小李也赢了一些。但是,慢慢地就都输进去了。一年下来,小李越玩越大,不但每个月工资都输了进去,甚至一度挪用公司的公款。

  小李介绍,自己算了一下,一年下来,输了能有将近10万元人民币了。好在,小李及时悬崖勒马,放弃了这款游戏。小李说,十赌九输,这句话太对了。他玩得这款网上棋牌游戏,看似休闲,实则凶险啊。输了想捞本,赢了想翻番,跟真实赌博没啥两样。

  小李表示,虽然输了近10万元,但自己还算玩的比较小的。在网上认识的一些朋友,他们玩的很大。其中有一个更是将几百万的家产都输了进去,媳妇也走了,房子也卖了,靠亲戚接济度日。也有赢的,听说有人靠这种网上棋牌游戏成了百万富翁,买房买车,但毕竟是听说,谁也没见到,身边大部分沉迷其中的,都没什么好结果。

  据记者调查,目前像小李这种,沉迷于网络棋牌游戏变相赌博的人不在少数,大部分为青年人,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中年人,甚至还有一些是女性玩家。而在网上搜索,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棋牌游戏也不在少数,有些输赢很小,只当娱乐,而有些输赢大到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记者尝试注册了一款网友们公认输赢很大的网络棋牌游戏。账号登录后,发现每个游戏都进不去,必须得进行充值。而充值方式很多,有网上银行充值,有声讯充值,还有实卡充值等。记者尝试冲了10元人民币,折合里面的虚拟货币10万。进入一款棋牌游戏,发现每次下注最低都在5000虚拟货币,而如果跟玩家僵持上,10万的虚拟货币还不够一把输赢的。对此,小李介绍说:“现在玩得大的人,会在各自“房间”都加密,要求一定赌注才可进来玩。我见过的最大赌博是1000万虚拟货币起,折合人民币100元,想想,现实赌博也很少见玩这么大的。”

  而在辽源街头,提供人民币充值网络棋牌游戏虚拟货币的充值屋有很多,大都是一间小门市房,里面一个人,一台电脑,设备简单。也有的会有几台电脑,可以让人在里面玩,不收费,只赚玩家充值钱。

  玩得起劲。电脑后的墙上贴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“免费使用电脑,因死机扣分不赔”的字样。电脑旁的桌子上摆着香烟,屋内烟雾缭绕,几乎呛得人睁不开眼睛。老板是个中年人,正守在电脑前悠闲地看着电影。当记者说要充值时,老板立刻打开电脑中的充值页面,问记者:“买分啊,买哪个游戏的?”

  充值期间,记者与老板攀谈了起来。当记者询问效益如何时,老板说:“一天24小时都开门营业,来买分的人不少。”

  在一台电脑前,记者观看一名年轻人游戏。只见他鼠标点得飞快,没等记者看明白,一局就结束了。当问他战果如何时,他说:“今儿手气背,输了100多块钱了。”当记者又问他,整天在这玩怎么不上班时,这位年轻人回头瞪了记者几眼,没有回答。

  据一位与记者相熟的出租汽车司机介绍,他开夜班,有几个相熟的乘客,每晚给他打电话,让他去充值屋给买分。每次30元——100元不等,由乘客付车费,其中还有两名是女玩家,岁数都不大。这位出租司机表示,这些人整天整夜在家玩,都特上瘾,有一个人一晚上就让我去给充了三回,每次100元。真不知道他们每月工资赚多少,总这么玩哪受得了啊。

  记者咨询相关律师表示,网络游戏进行的赌博,与传统的打麻将、玩游戏机等赌博在本质上没有区别,但从目前的法律规定来看,无论是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还是《刑法》,对于利用网络游戏进行赌博的处罚规定都是空白。

  据了解,现阶段公安机关打击赌博网站主要依靠查明游戏平台在线人数、资金交易量等方面的电子数据,但此类电子数据网络运营商一般只保留一个月时间,查不到电子证据,仅有供述和证言,难以有效证实网络运营商的犯罪事实。

  有专家表示,目前有关部门应加快立法,出台相关政策。公安也应加大网络监管力度,文化部门应定期开展规范网络运营秩序的行动。多部门动员起来,联合行动,才能对网络赌博形成压迫姿态,打压其生存空间,进而达到彻底根除的目的。

留言列表
发表留言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